中國水產舟山海洋漁業公司標志
  首頁 關于舟漁 新聞中心 公司業務 企業文化 廣告欣賞
  文化理念
  戰略愿景
  經營理念
  企業精神
  文化建設
  風采人物
  員工文化
  網海拾貝
  當前位置:首頁 >> 企業文化 >> 文化建設 >> 員工文化 >> 窗外吊蘭明月照
窗外吊蘭明月照
2018-01-05 09:27:01  作者:絲絲  來源:舟漁報  瀏覽次數:203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  •   窗外吊蘭明月照 古人喜歡詠蘭花,以其有君子謙謙而自喻。卻很少為吊蘭而吟,或許是以為與蘭花相比,吊蘭顯得有些粗鄙。這與文人“陽春白雪,下厘巴人”的雅俗之別,頗似一道。因為我不善養花,雖然也愛于陋室中 ...

窗外吊蘭明月照

古人喜歡詠蘭花,以其有君子謙謙而自喻。卻很少為吊蘭而吟,或許是以為與蘭花相比,吊蘭顯得有些粗鄙。這與文人陽春白雪,下厘巴人的雅俗之別,頗似一道。因為我不善養花,雖然也愛于陋室中添點春蘭之綠意,卻擔心養之不慎,獨獨損了春蘭之雅。只得轉而植幾盆吊蘭,以其易養,而補心之所念。

吊蘭易養,將它隨便擺在一處,也能有蘭葉之茂綠。在我植養的吊蘭中,有一株叫銀邊吊蘭的長勢最盛,是母親護養多年后送給我的,它的枝條垂下來,便有臨風之態。既覺著吊蘭易養,便對其不甚用心,想到了,拿水給它澆一澆;忘了,多久不去理會,吊蘭依然還在那處悄悄長出新葉。吊蘭的葉子似乎是散亂的,不像春蘭筆直有致。吊蘭的葉子又似乎更容易枯萎,在綠叢的間隙經常有焦褐了的枯葉,伸手去摘,輕松就離了根莖。被除去枯葉的吊蘭,葉叢仿佛消瘦了許多,卻更有精神了。只是會有這樣的突然發現,在它伸出的枝條,有了星點般的小白花,心里便生了喜悅。這時候,將它挪到書案上,伴我讀書寫字,就有了淡然的清幽之美。有了這些吊蘭供我擺弄,生活中也多了幾許情趣。于是,將其分枝移植,如此這般,日子一久,家中的吊蘭身姿,倒也是隨處可見了,居室中就有了春天的綠意。

雨季到了,我將吊蘭擺上窗外的花架。承受到陽光雨露的吊蘭,葉子漸漸寬長起來,垂枝上的小葉也開始向上挺起。原來,自然的恩賜在植物身上竟體現得如此了然,遠比我們人類更能充分地享受著。我不禁而想,無論我們如何用花花草草比擬出高貴的品格,或是如何將花花草草用以自喻,其實,我們都是一種借物明志的逃遁,卻麻木于現實中的人事物事之活力。說破了,我們失去對自然純美的欣賞,起因是我們心念時常混亂,而欲望卻不能止于當下。就說養花賞花吧,養其生命之與我相逢,賞其美麗之與我快樂,就足矣,如明月照著窗外的吊蘭。

當明月照著窗外的吊蘭時,月輝如水,蘭葉自靜。月有沒有望見這大地一隅的綠色,吊蘭有沒有感受到月輝的清明,自然是我不可知的。我只是因為這樣一種場景的美,便覺著自己可以閑看一番眼前的美。月夜下的吊蘭是很有風致的,看不到它在晝間那種明顯的葉叢紛亂,卻有一份凝聚的墨綠之狀。垂下的枝條,更像用飛白筆法畫過的線,只有當微風吹拂過,才悄悄蕩動幾下,如美人掀動的珠簾。本來是看不到月輝怎樣如水般,這時候,吊蘭蕩動的枝條因為有了明明暗暗的光影,恰如被水流過閃現一些晶瑩。此景此境中,我偶爾會想起豐子愷先生《人散后,一鉤新月天如水》,卻還是以為相比于眼前之景,豐先生的畫意多了一些人散去的惆悵。當真正面對自然之象,因為心情愉悅,斷不再生出些許惆悵了。陶淵明說,既自以心為形役,奚惆悵而獨悲,我以為這恰恰是給世俗之心一個提醒,萬物之間的聚散離合,皆無須惆悵,當下的自在才是要緊的。而當明月高照,吊蘭低垂,我獨坐相看,都是自在的。至少,這一刻我有種真實閑暇的體會。

在我閑暇時,吊蘭帶給我的享受,是一種寧靜,我便以寧靜回報于它,讓它靜處于窗外的陽光雨露惠風月光下,不再移入室中。我想,縱是人事千般護,難比承恩天地間。若有蘭芳入我心,恰是相逢好時節。

中國水產舟山海洋漁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HINA AQUATIC PRODUCTS ZHOUSHAN MARINE FISHERIES CORPORATION
網站備案/許可證編號:浙ICP備11048458號

浙公網安備 33090302000119號

高清一区高清二区_色色虎